所以官大一级压死人,是亘古不变的道理。颂银的婚事至此算是尘埃落定了,两边府第开始筹备,一场婚宴到底不单是订几桌酒席就完事的,有无数的礼仪和流程。里头最繁杂的一项就是写喜帖,远近亲朋和朝中同僚,一个都不能落下。落下了结怨,将来见了面脸上不好看。

述明为了周到,把家里的族谱都翻出来了,一支一支理脉络,比合账还要仔细。太太在边上絮叨:“闺女嫁出去就是人家的人了,你一点儿都不难受?”

他唔了声:“难受什么呀,不是早说好了两边呆的嘛,不是白送个闺女,是给我挣回半个儿子来了。往后容实就是咱们家的孩子,能信得过,能对他有重托,这小子好,我瞧得真真的。不像那容蕴藻,满口仁义道德,一肚子鬼胎。”

太太白了他一眼,“别这么说亲家,传到人家耳朵里好听来着?”转身上玫瑰椅里坐着,看见香几边角上有灰,扬声叫丫头来擦,一面道:“要紧一宗,银子进了容家门,老太太、太太轻轻调理,这是容太太一早答应的。就凭这一点,我觉得这户人家可嫁。你不知道,婆婆刁难起来多叫人累心。瞧见上房南窗底下那排砖了吗,都塌了,这是咱们立了二十多年的规矩留下的,你们爷们儿知道什么!当初我进你们家,老太太可真厉害,小到洗脸漱口,大到陪客伺候,哪样不要我在场?一天下来小腿肚都水肿了,一摁一个窝。”

述明没抬头,只说:“我怎么不知道,我不还给你揉过两回呢吗。婆婆调理媳妇,多少年的老规矩了,家家都这样的。咱们银子能幸免,是个好开端。底下还有个桐卿,也算是给妹妹做了榜样,往后婆家再了得,瞧瞧颂银,他们也不敢欺负四儿。”

“就是我那让玉,可怎么办呢!”太太抽帕子哭起来,“我那玉儿,多活泛的人,进了宫就傻了,被个太监弄得神魂颠倒。颂银说让她死遁,她不愿意,打算在宫里孤独终老。她是疯了啊,才多大年纪,为谁守寡?太后善性,放她走,她不开窍,愁死我了。”

提起让玉述明就恼火,“真应了那句小时了了大未必佳,姐儿四个她最会抖机灵,心眼儿也最活泛,我原以为她万事想得开,不要大人操心的,谁知道眼下成了这样!你别管,儿孙自有儿孙福,她爱在宫里呆着由她,先让她冷静冷静,等琢磨明白了再想法子弄她出来。”

事到如今也没有旁的路可走,只有这样。太太垂头丧气出去,站在梧桐树底下发呆。过了会儿见颂银从老太太房里出来,手里掂着一个玉把件。走过来托给额涅看,那玉雕成螭龙,龙嘴上一颗珠子正好留了红皮子,十分的鲜洁可爱。

“老太太给我的,说是传家的东西。”

太太点了点头,“给你你就好好收着,这东西宝贵,千万别丢了。先头说成了亲两边走动的,新院子已经打发人布置了,你天天上值也没空过问,我给你盯着呢。再有三五天也差不多了,到时候你再去瞧。还有喜服托了内造处的人,明儿就送来了……”

太太喋喋不休,脸上却毫无喜色。她叫了声额涅,“您不高兴吗?我要嫁人了,您怕往后我和您不亲了?”

太太顿下来,轻轻叹了口气,“可不,你大姐姐死了,三儿在宫里守寡,眼下你又要嫁人,我能不难过吗!所以世人都爱生儿子,儿子是往家娶,闺女是往外嫁。生儿子添人口,生闺女难免伤情,接下来还得牵肠挂肚,担心在婆家过得不自在。”

颂银宽慰她,“我这也不算嫁,自己家里要照应,且又在宫里当差,名头上说嫁罢了。您别伤心,我在家的时候多点儿,多陪着您。”

太太听了脸上方缓和,在她手上拍了拍道:“也不能常在家,毕竟出了阁,是人家的人了,没的惹婆婆不高兴。你别管我,我难过一阵子就过去了,当妈的都这样。只盼你们小夫妻和睦,不生嫌隙,我们当大人的就高兴了。”

颂银笑了笑,“我和容实算是经历过风浪的,有今天来之不易。我们都知道惜福,不会胡乱吵架的。他对我好,事事依着我,请额涅放心。”

太太笑着点头,“这样就好,你呢,在家不能像在内务府似的,人要谦和,少拿主意多请示下。咱们家的姑娘是有分寸懂规矩的,在外能耐大,在家不显摆,善于藏拙是婆媳相处之道,记着了?”

这套妈妈经是她做了一辈子媳妇总结出来的经验之谈,颂银忙说记住了,“我在自己家也夹着尾巴做人,万事不都听老太太的嘛!”

太太抿唇一笑,“还有十来天,就是你的喜日子,你阿玛喜帖也写得差不多了,回头就打发门房送出去。你自己想想,短什么没有,现在添置还来得及。”

她摇头说没有,“又不是单过,还和平常一样的,什么都不缺。”

母女两个正说话,听见门上有吆喝声传来,三老爷指派着四个小厮搬一驾大物件进来,大呼小叫着:“留神,磕了一块漆,爷把你们的猴儿皮剥下来填补。”

颂银问:“三叔,这是什么?”

三老爷得意洋洋说瞧,揭开上面罩的红绸,是一架琉璃八宝屏风。他屈指在上头弹了一下,“真正的好料,上万银子买不来的,底下还有一个乌木底座。”

太太道:“这么贵重的玩意儿,哪里弄来的?”

三老爷说:“这东西来历可不小,当初陈鼎打金川时,从头人那儿剿回来的,后来曲里拐弯进了豫亲王府。逊帝登基前拿它换了一把剑,它就流落在外叫人转了几回手,前阵子才落进高鹤年手里。高鹤年颂银知道的,皇商,给宫里送酒醋粮食。听说府里要办喜事,专门叫人送来的。”

皇上和内务府有这密不可分的关系,每年给佟家送的冰敬炭敬不少,为的是铺路子,将来买卖更好做。原本送个屏风,虽贵重,算私人交情,也没什么妨碍。可东西是从豫亲王府出来的,这让颂银多少有点忌讳。

三老爷却说:“这有什么要紧,咱们只认东西不认人。豫亲王不过是诸多主子中的一个,后来还不是脱了手。你就使着,喜欢就用,不喜欢放库里,是你的东西,归你。”

颂银也没想辩论,说留下就留下吧。只不过想起了豫亲王,心里有点惆怅罢了。也许成亲前该去看他一回,他如今被圈在了豫亲王府,那里是他出发的地方,却不料没走多远,终究还是回来了。其实他对她算是手下留情的,大概是真的爱她吧,弘德殿里两个月没有动她,现在想来简直不可思议。其实他只是不懂得怎么去表达自己的感情,喜欢就要千方百计得到,这是他生来就不可一世的性格决定的。他打压内阁,扶植军机章京,先帝时期的元老重臣对他不满,这是他太性急,政治上出现的重大失误。但他对她,不致于罪大恶极。风波平息后她的怨恨基本已经没有了,再去看他一眼,算是给彼此做个了断吧!

她没有自作主张,问了容实的意思,请他陪着一块儿去。

容实挺大方的,站在胜利者的立场上豪迈一挥手,“人家爱慕你一场,去吧。我不见他,远远儿给你护驾。他这会儿恨不得活吃了我,我顾全他的面子,就不去刺激他了。你和他好好说两句道别话,意味深长点儿,别人的东西让他甭惦记,当初要不是他非得给小鞋穿,先帝的遗愿放下就放下了,我也不会联合那几位王爷扳倒他。好些事儿都是种善因得善果,他一开始就没安好心,我是为求自保,他不能怪我。现在事情过去了,劝他看开点儿,人生还长着呢。他过了回皇帝瘾,也该足了,再揪着不放,除了自寻烦恼没别的。问问他缺不缺什么,杂书小戏子,只要他张嘴我就给他踅摸。”

颂银去时当然不能真说这些,伤筋动骨的话绕开,人家已经跌了大跟斗,雪上加霜不是英雄所为。

豫亲王府还是原来的样子,寂静、森然、府门紧闭。敲了老半天才出来个门房,上下打量他们一眼,因为认识,又知道主子栽了的全过程,脸上不甚痛快,又不敢发作。打了一千儿道:“我们爷抱恙,不见客。”

容实一把推开了他,“他躺哪儿了?咱们上他炕前,说两句话就走。”

既然进了门,轰不出去,管事的上来引路,到垂花门前请他们稍待,自己入园子通传。

颂银掖手在门前站着,穿堂里有风吹过来,秋凉渐起,有些寒浸浸的。看这四周景象,还和上年一样,仿佛这半年的荣耀从来没有光临过,一切又回到了原点。

不多时管事太监出来回话:“王爷有请。”

容实陪同她一道入园子,豫亲王人在湖心书斋里,他到临水的地方站定了,早在进门之前就塞了把匕首给她,万一那人有异动,好用来防身。

“我就在不远,有事儿大声叫我,我即刻就到。”他目送她上回廊,“时候不宜过长,略说几句就回来。”

颂银颔首,提裙往湖心亭去,走到半截见门扉洞开,一人立在门内,月白蝉衣金丝冠,有种洗尽铅华的姿态。

看见他,其实还有些怵,可她总觉得应该有个交代。硬着头皮过去,走近了看他,他微微含着眼,启唇说:“来了?”

她嗯了声,“王爷近来还好?”

他转身入书斋,即便到了这个地步,仍旧不显得狼狈。倒是颂银很觉惭愧,不管他以前怎么为难他们,毕竟没伤他们性命。现在尘埃落定了,欠他一声对不住,说完之后就两清了。

他指指圈椅,“坐吧,我这里没什么人光顾,自逊位以来,你是头一个。”

她愈发难堪,“就当是做了场梦吧,过去就过去了,王爷看开些儿。”

“不看开怎么办?死吗?”他自嘲地笑了笑,“我原以为我真会死的,地位没了,兵权给缴了,剩下就是个空壳,苟延残喘。我拿刀在脖子上比划过,可到最后还是没有勇气,我这么惧死,手不够黑,难怪会被你们拱下台。”

颂银局促道:“您别这么说,也是阴差阳错……”

他摇摇头,“我仔细想过,我输在哪里,不是输在调兵遣将,是输在你们父女身上。要没有你给大阿哥移宫,没有你阿玛关上太和门,我也不会落得今天的下场?当初谋算先帝皇嗣,你们佟家参与了,如今保大阿哥即位,你们也参与了,成也萧何败也萧何,世上好些事果然早有注定,怨不得别人。只可惜没能等满一年,连年号都改不了,后世子孙提起我,大概只剩‘那个当了半年皇帝的豫亲王’了。”

颂银不知道怎么自辩,安慰的话实在说不出口,只道:“我今儿来,就是为了给您致个歉,旁的话也不多说了,您好好保重身子,别想太多。”

他看了她一眼,“你要成亲了?嫁给容实?”

她点头说是,“下月初六。”

他听了失神片刻,慢慢长出一口气,“争来争去,终究争不过他。也罢,你嫁给他,我就断了念想了。外头到处是禁军,我困在这里出不去,不能给你道贺了。”

颂银忙说不必,“我来就是瞧瞧您,毕竟您曾经是我们旗主子。后来的不痛快全不提了,过去就过去了吧!”

他低头一笑,“不过去也不成了,谁让我失势了呢!不管怎么样,还是得恭喜你,你嫁他我也放心,他花了这么大的力气才有今天,可见你对他来说有多重要。”说着转身打开螺钿柜,取了个锦盒出来,“没什么可送给你的,拿着这个,聊表寸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