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家做亲,都是婆家给新媳妇下马威,换到他们这里不是。闺女即便不嫁,也绝不答应任人欺负。老太太和容老太太自金墨许给容绪起就不对付,没有具体的原因,纯粹相看两相厌。容老太太嫌他们老太太匪气,他们老太太闲容老太太聒噪,因此到一起说不着三句话就要对掐。这回不得已亲上加亲,原该是上辈子结下的缘分,可在老太太看来是冤家路窄,不吵不服。

述明往东指了指,“王府花园后头有个茹园,前身是金贝勒买下养姨太太的地方。后来因犯了事,园子也丢了,一个江南客买下改建成园林,供京里达官显贵们包圆儿会客。园里景致好,唱戏的,唱大鼓书的,都有。儿子先打发人去邀时间,看看哪天排着空,定下了来回老太太。”

老太太点头,“紧着点儿心办,我如今最放不下的就是二妞的婚事,女人不管多有能耐,总得找个男人依靠。容实是好孩子,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女婿。亏得颂银当初没答应晋位,要不现在也和让玉似的了。两个孙女砸在里头,我也活不成。”

佟家是特别注重孝道的人家,老太太年轻的时候很能干,述明的阿玛死得早,那时候述明刚进内务府当差,两眼一抹黑,是她整夜挑灯替他合账,勉强把家业传继下去的。熬过了最艰难的关口,往后就顺遂了,现在佟家越来越昌盛,老太太是主心骨,说一不二。

颂银知道家里都为她着急,她心里也明白,先前难嫁不过是因为她女做男官。后来出了圈禁弘德殿的事儿,一传十十传百,毕竟名声难听。人家情愿取个小门小户的姑娘,也不羡慕她身上积累的头衔。还好有容实,不管经历多少挫折他都坚定不移。人家爷们儿是山,他是蒲草,有他那股韧如丝的嚼劲儿。

老太太吩咐下来,家里就照着办。阿玛让人上茹园问过了,东家一听是佟容两家要用,巴结都来不及,把别人的预定延后,先尽他们家。结亲不光看家世门楣,还得看诚意。老太太定准了后天,不管刮风下雨,约定了非得来,不来就作罢。

对于老太太的执拗,颂银拿她没办法。和容实说了,容实一拍胸脯,“别说下雨,下刀子也得去。咱们好不容易有今天,不能再错过了。”

颂银低头揉搓宫绦,迟迟道:“我就怕你们老太太和太太对我有成见,回头叫你夹在里头难做人。”

他自发矮了三寸,“有了媳妇儿,我还在乎做不做人?”说着靦脸笑,“对付她们二位我有招儿,说什么都装听不见,她们拿我没辙。眼下事虽忙,婚事不能耽搁,即刻就要筹备起来。豫王府那主儿还没死呢,虽说等同圈禁,可他会跳墙,万一又出幺蛾子怎么办?所以我得快着点儿,娶回了家我就安生了。要不我也怕,你不进我家门,到底还不归我。”

颂银笑话他,“你就这点能耐,怕他来,不会放脸脸咬他?咱们脸脸再长半年就是大姑娘了,看家护院比狗强多了。”

说起脸脸,她本来想留下自己养活的,可后来进了宫,家里太太们又怕,只得让小厮装在笼子里给容实送去了。这回事毕出宫,头一件事就是去看它,没好意思进容家门,等戈什哈牵出来放风的时候见了一面。小豹子长得快,三四个月没见,有叭儿狗大小了,看见她还认识,扑上来就舔脸。她把它抱在怀里好一通揉搓,她小时候养过一只猫,后来误食吃了砒/霜的耗子给毒死了,那回伤透了心,就再也没碰过那些小玩意儿。脸脸不一样,是容实救回来的,爹不亲妈不爱的小可怜,又比猫狗稀罕,她很愿意伺候。它小得站不稳的时候,她半夜里爬起来喂它喝羊奶,花的心思比对容实还多。

他在那儿低头掰手指头,一二三四五,数得分外仔细。颂银问:“你算什么呢?算要办几桌席?”

他说不是,“我算算咱们孩子落地的时候脸脸有多大,等到会走路,还能让脸脸背着上街,那可太威风了。”

颂银怪不好意思的,“连个影儿都没有,哪里来的孩子?你别整天瞎琢磨,叫人笑话。”

“这有什么可笑话的,我就想着那夜……”他看了她一眼,“那什么,我也挺勤勉,怎么后来一点信儿也没有呢?”他把两手按在她肩上,弯下腰仔细打量她,“会不会已经有了,你不知道?”

颂银听他这么说,忙前后张望,唯恐叫人听见。打了他一记,低声道:“这都多长时候了,要有早显怀了,你还盼着呢?”

他顿时失望了,愁眉苦脸说:“我别不是不行吧?我八成是不行,当初在粘杆处的时候,腊月结了那么厚的冰,拿凿子凿开了,一溜人站在水里练耐力,肯定是那时候冻坏了……”他越说越恐惧,“真要那样那怎么办?我们家千顷地一根苗,还指着我开枝散叶呢!”

颂银也惶惶起来,“泡在冰水里就能长本事?这是什么怪招儿?你别着急,兴许那天没筹备好,谁家也不是今儿成亲明儿就怀孩子的。”

他歪着脖子思量半天,舔了舔唇呲牙一笑,“也是,一回不成还有二回三回呢,成了亲夜夜不落空就成了。”

他那张脸瞧着就欠揍,爷们儿家人前了得,人后简直提不起来。颂银瞪了他一眼,“别瞎说,看叫人听见!明儿茹园,请你们家长辈都来。还有那位舅老爷,当初是他帮着过定的,露个面,请他说句话。”

他说好,偷偷在她手上薅了一把,“我今儿夜里过去。”

“不成。”她说,“没头没脑的,来干什么?”

“我再试试我行不行……”

他说得太直白,被她一脚跺在脚趾头上,嗷地一嗓子嚎起来,再抬头,她袍角翩翩,已经走远了。

次日茹园里摆宴席,佟家阵仗颇大,家里人口多,聚起来有小半个牛录1。反观容家,只有四五人,但输人不输阵,容老太太谈笑风生,很是悠然自得。

女眷们在花厅里闲坐喝茶,窗外是玲珑的假山和九曲回廊,风吹过时敲响了窗口垂挂的竹制风铃,托托的声响,古朴又缠绵。